据路透社消息,日前,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最新报告指出,全球生活成本危机加剧,致极端贫困人口激增,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7100万民众正陷入极端贫困中
据路透社消息,日前,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最新报告指出,全球生活成本危机加剧,致极端贫困人口激增,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7100万民众正陷入极端贫困中。敲响贫困警钟据法新社报道,联合国粮农组织、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会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、世界粮食计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5家机构日前发出警告:“我们必须敲响警钟:全球2030年消除饥饿的目标离我们越来越远,这非常危险。”这5家联合国机构共同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:“2021年,有7.02亿到8.28亿人受到饥饿影响。”这一数字比2020年多4600万人,比2019年多1.5亿人。联合国、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设定的贫困线标准是,在最贫困国家中,人们每天的生活费为1.9美元或更少;在中低收入国家中,每天生活费3.2美元,中高收入国家则是每天5.5美元。联合国发布报告称:“我们预计,当前的生活成本危机可能使超过5100万人陷入每天生活费1.9美元的极端贫困状况,并将另外2000万人推向每天3.2美元的贫困中。”报告还称,全球超17亿民众将受到生活成本危机影响。饱受疫情重创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的重创仍在蔓延。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表示:“我们曾希望世界彻底摆脱新冠肺炎疫情危机,然而疫情还在,且因地区冲突和其他人道主义紧急情况而加剧。”“全球生活成本急剧上升,是全球通货膨胀的一个折射。”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对本报表示,伴随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等思潮抬头,个别国家制造的人为因素,导致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失序失调,直接抬高了原材料和运输成本。美国依托金融霸权,采用无限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,导致发达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。此外,很多发展中国家经济结构比较单一,经济基础比较薄弱,自身“造血”能力有限,对外部市场依赖较大。受疫情和俄乌冲突等因素影响,全球旅游业萎靡,粮食和能源价格高企,都严重冲击发展中国家本就脆弱不堪的经济。“3年多来,经过疫情重创,全球经济要实现数字化、绿色转型的成本也大幅增加,面临更多不确定性。发达国家自顾不暇,发展中国家的问题只能越来越被边缘化。”王义桅指出,在此背景下,广大发展中国家如期实现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挑战越来越严峻。必须合力应对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阿奇姆·施泰纳表示,该机构对全球159个发展中国家的分析表明,今年主要商品价格飙升,影响了撒哈拉以南非洲、巴尔干地区、亚洲等区域。“这场生活成本危机以惊人的速度使千百万人陷入贫困甚至饥饿中。”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呼吁针对个别国家的情况展开援助行动,包括向最脆弱国家直接发放现金,并指出“有针对性地向家庭转移现金比一揽子能源补贴更公平、更具成本效益。”“国际社会必须合力应对全球生活成本不断攀升的问题。”王义桅认为,一是尊重全球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,减少人为干扰,顺应经济全球化大潮,共同反对保护主义;二是大国之间加强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合作,共同为稳定全球供应链产业链贡献力量;三是发达国家要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力度,通过务实有效的合作机制带动发展中国家共同发展,切实缩小全球贫富差距;四是推动国际秩序要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,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,充分重视发展中国家的诉求。(本报记者 贾平凡)《 人民日报海外版 》( 2022年07月14日   第 06 版)责编:庄鹏泽